全国服务热线:400-880-1822
试析“门球战术”——赵玉书
出处:龙胄门球体育发展有限公司   发布日期:2019/1/14 11:14:14   浏览次数:191


门球,既是一项群众喜闻乐见的健身体育活动,又是一门科学,一门艺术。尤以门球技战术,千姿百态、精彩纷呈,且与时俱进,不断推陈出新。但从我国门球运动发展的历程看,始终存在着技术保障滞后,制约战术拓新和绝大多数门球人“战术意识超前”的双重问题。


前一个问题,只有研究战术和担任教练的感触较深:往往是指挥员有想法、有设计,但难以付诸实施。


原因很简单——该到位的球到不了、该打掉的球打不上、该过门的球过不去、“低级失误”时有发生、关键时刻“掉链子”等等,使得再好的战术预案化为空中楼阁,再大的雄心壮志终成一厢情愿。关键是技术跟不上,基础没保障。


门球爱好者中玩球的人多,练球的人少;瞎玩瞎打的太多,认真练、刻苦练、用心练的太少。“手中没有基本功,一切战术都落空”、“没有基础技术,无从谈论战术”……这些大道理谁都懂,谁都会说,但又有几多人去认真对待,去较这个真儿,去身体力行了?


长期以来,由于技术滞后,严重制约了门球战术的拓展与创新。无奈的现实正好应了大家所熟知的那句话——有什么样的技术,打什么样的战术。结果是几十年了,折腾来折腾去,门球战术还是屈指可数的几个老套套。


后一个问题虽普遍大量存在,但确易被忽略。“多头指挥”就是其典型表现:赛场上总有一些人,不会综合分析,脱离本队实际,只顾一球一杆,贪图眼前小利。凭主观臆断、想当然,跑前跑后,吆五喝六,发号施令,指点江山——夺教练的权,扰队员的心。真的让他来坐阵指挥,他又真的不行。“战术意识超前”给人的感觉似乎是——谁都懂布局,个个能指挥,人人发号令,遍地诸葛亮。


目前还有这样一种趋势,有些人把偶尔打出的一杆好球——或重创对方,突破僵局;或“绕场一周”,连得数分;或起死回生,胜负易位,立即称之为某种战术。我的看法是:门球赛场上,谁都有可能偶尔打出一杆好球。有的属于阴差阳错,歪打正着;有的可能是“高兴顺手”、“今天有球儿”,正如俗话所说:“大过年的,谁家不吃顿饺子”。若把这些偶发事件统称为“某某战术”,那门球战术恐怕就太烂、太不值钱了!在技术尚未提高,基本打法依旧的情况下,我们还是“没有金钢钻儿,别揽瓷器活儿”——老老实实地把现有、常用、惯用的几套战术练好、用好吧!没有真正经过实践检验的突破和创新,还是不要人为地去为“某一杆好球”添油加醋、冠名加冕为好。尤其是潜心钻研门球战术的同志和严肃认真的门球刊物,更应头脑冷静,切忌推波助澜。


从事门球运动离不开门球技战术。技术,是从事门球运动所凭借的方法、能力。即:击、闪球的技能、技巧。它是实施战术的基本手段,是战术的基础和保障。战术,是在一定的时空范围内策划、实施技术运作,使之具有鲜明指向性,并达成某种预期目的的方法、技巧、能力。军队作战,讲究战略战役战术,各级军官的提拔和使用,必须经过不同级别军事院校的正规培训、严格考核、实践(实战)检验。各级军事院校都有严谨正规的教范、庞大的教职队伍和相应的教学演练设施。从基础到高端,从理论到实践,环环相扣,系统完整。门球比赛恰如两军对垒,只是时空大小、搏弈方式不同而已。因此,门球战术应是涉及诸多方面、必须综合考量的一项系统工程。构成门球战术,一般应涉及如下各项:


第一、有基本规律可循。


门球战术,可分为单一(局部)性战术和综合(整体)性战术。一击一闪、一杆一球的运用,即为单一战术,将其交替穿插运用于一定的场区范围或某一比赛时段,就成局部性战术。若依据比赛的总体战略意图,通盘考虑,谋划全局,灵活运用各种技艺,承前启后,有机链接,就成为综合性的整体战术。


门球比赛,由于战场范围狭小,搏弈时间短暂,参赛人数有限,使用工具相同(当然,在熟练掌握运用程度上有别),再加上其自身固有的特点和规律性,因此,策划和实施任何一项战术,都必将受到这些基本因素的制约。这也是使得门球战术有其基本规律可循的必然结果。


 一是针对性和合理性。任何一项门球战术的策划与实施,都有其鲜明露骨的目标指向(即针对性)。这一点在开局阶段表现尤为突出。比如通常采用的二门战术,有的驻控——先手球直接占领二门0号、1号、2号位。有的遥控——首轮①球有意不进,“弃先保先”,第2轮强攻或浅二层占位、三角开局。有的威控——三中或四角开局,第2轮①球直接擦攻夺回二门。与此相对应的白方④号球三门阻击,意在迟滞红方对三门及四角区的过早进驻,压缩其场区活动范围,并力争在开局阶段尽早重创对方。白方的二层占位也好,红方的四角战术也罢,无论哪一种战法,都是重开局,慎用兵,先活后威,蓄势待攻。双方之所以如此布局,如此设计,以及具体操作中的贴边角,少而精,退能守,进可攻,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夺取二门,抢时得分。各种手段用意二门,各种设计图谋二门,择点定位指向二门,千方百计制控二门。因为这是门球比赛的《规则》和规律所决定的。战术的策划与实施,符合、适应了门球运动的特点和规律,就是合理的、可行的。谁要是违背了这个铁的规律,谁就是在瞎打仗、打烂仗。这就是门球比赛开局至中局阶段双方斗智斗勇的必然规律。


二是前瞻性和统筹性。俗话说:“走一步看三步”、“每杆每球必三问(干什么?怎么干?怎么样?)”,这是门球人多年实践经验教训的积累和精练总结。纵观比赛全程,任何一个球的进与留、位与势、攻与守、拼与保绝非单一、孤立的事件,一击一闪、一接一送、一进一出都是攻防战术这个完整链条中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要做到先期布球有后续留球的支撑、保护、配合;后续留球有先期布球的接应、引向、铺垫;前后呼应,紧密依靠,链动衔接,蜂式滚动,整体运作。没有预见就没有预设,不考虑整体就没有统筹安排。举个简单的例子:平时我们观看门球比赛,无论你是从比赛一开始就看,还是半路到场,只要你往那里一站,看到场上某一方的球稀稀拉拉,到处都是,相互无关,没个“说道儿”——“羊拉屎、满天星”,那就可以初步断定:这个参赛队是属于技术不精,战术不通的类型。因为他不懂布局,不知衔接,没有预见,不做铺垫,不留后路,瞎打乱冲……。反之,如果哪个队的球都是依托边角,有机衔接,疏密适当,整体运作——靠边角,“一窝蜂”,这个参赛队肯定属于技术过硬,战术精通的类型。这样的球队布局投球有前瞻性,攻防运作有统筹性,场上极少出现那种“跑单帮”、“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当不当,正不正”、让人难以理解,没有“说道儿”的怪异球。


第二、有相对固定套路。


所谓战术套路,就是在实践中摸素总结出的一些常用打法。针对不同的对手,选择先攻或后攻时,哪号球进,进至何处;哪号球留,留到何时;哪号球接,接做何用;哪号球攻,攻击何方;哪号球守,守住何地;各球之间如何衔接交替,铺路搭桥;进攻时如何波波相连、扩大战果;防御时如何交替掩护、不乱阵角……,所有这些都不能“临上轿现扎耳朵眼儿”——仓促应对,现抓现用。做为指挥员要腹案在握,成竹在胸。比如通常情况下红方无论采取扼二控三还是四角开局战术,首轮进场的球号多为①、③、⑨或①、⑤、⑨。打①、③、⑨时,一旦第2轮①球不能首当其冲重创对方,则③球可紧接其后再行攻击。打①、⑤、⑨时,第2轮①送⑤接③,③打⑤为先,即可立即派遣打掉对方关键球。而⑨号球首轮进场,意在做后盾,充当场内所有红球的保护神。与此相对应的是,红方进①、③,白方②、④会留球,并以⑥或⑧球实施二层占位,待第2、3轮择机拿取。传递派遣,对红方见缝加压,直捣老巢。


战术套路可分为两种,一种是主动在握时的自主打法,一种是针对突发事件的应对措施,后一种尤为重要。由于赛场情况多变(当然,这种变也可以通过实践逐渐摸素出一定的规律性),做为指挥员要结合球队的实际着力研究各种堵漏洞、补缺憾、抓机遇、扩战果的具体办法。或针锋相对、以硬碰硬;或以柔克刚、暂避其锋;或迂回退守、待机再攻……,既不能“一根弦、一根筋”硬着头皮死拼,也不能一味退却不谋反手。


门球战术套路的特点是:鲜明指向的针对性,灵活多变的适应性,整体运作的衔接性和切合实际的可操作性。


纵观不同规模、不同层次、不同水平的门球比赛,找不到情况完全相同,打法丝毫不差的两场球,而所差无几、大致雷同的场次确比比皆是。因为门球战术必须着眼于门球运动的基本规律,符合绝大多数门球人的惯常思维摸式。所以门球战术才有其基本规律可循,策划、运作也就有其相对固定的套路。


凡训练有素的竞技型球队,都有自己独特的多个战术套路。平时刻苦演练,实战大胆检验,反复推敲提炼,人人熟记心间。看这样的球队比赛,既见不到教练东奔西跑、大呼小叫,也极少有队员惊惶失态、不知所措。因为他们过硬技术握在手,战术套路胸中有。


第三、有娴熟技艺支撑。


技术是实施战术的基本手段,是施展多姿多彩战术的基本平台,技术是硬件。战术属软件,需要过硬技术的支撑和保障,离开技术,战术就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实施门球战术所必须的各项技术,有两个鲜明的特点:


一是一杆一球的指向性。按照指挥员的设计,要到达预定的区位,完成预定的任务,达成预期的目标,见到预期的效果。这样才能环环相扣,逐层推进,从而构成击闪交替的“组合拳”。任何一杆一球的失误,都将使局部乃至整体态势发生改变,势必影响战术预案的顺利实施。所以每名队员“自己能吃几碗干饭,心里要有数儿”,要充分认识过硬技术对保障战术的重要性,认真刻苦练好基本功,务使自己这一“环”关键时刻不掉链,并尽力协同队友完成任务。


二是一招一式的可练性。既然门球战术有其基本规律可循,又有相对固定的套路,那就可以在平时的训练中突出重点,有的放矢——缺什么学什么,用什么练什么。下面列举几项在开局阶段夺取主动必不可少的基本功(见图一至图六):


(图一)为破红方四角开局战术,白方的⑧、⑩号球应进行轻进一门,远射强攻(密集、错位球)的训练。




(图二)白方以②、④两个球,破红方第2轮①送⑤接③的训练。(②号球以擦边或擦顶打法,务必打掉⑤号球)。



(图三)白方②球配合第1轮进场执行三门阻击任务的④球,擦攻暂避四角的红球。(若红方①送⑤到跑道近位点接③,②球应力争“进门收双份礼”,擦⑩歼灭⑤球。还应视⑩球的落点,②球必要时可跟进。但要选好落点,防止形成密集错位,引诱红方③球轻进一门强攻)。


 


(图四)红方采用三中或四角开局战术时,⑨球为①球接应制角和第2轮①球的定向擦攻训练。


     


(图五)破红方三中或四角开局战术,白方⑧、⑩两球进场轻粘②球的训练(②球首轮进场占位有意靠里)。


(图六)白方应对四角战术,②、④、⑥球都应进行直闯二门或调位后过二门拿取二层占位球、传递派谴的训练。



前文提到的偶发事件(各种因素造成的偶尔打了一杆好球)可否做为针对性的训练内容?我个人认为不可以。一是当时的赛场态势很难再现,更重要的是这些偶发事件中所蕴涵的极其复杂多变的各种必然性因素,目前我们尚不能深刻认识,充分理解,准确把握,顺势掌控,为我所用。一句话,靠“歪打正着”、“撞大运”,只能侥幸于一时,得意于一杆。门球比赛是实打实、硬碰硬的对抗,靠的是真功夫、真本事!


2011年11月份,陕西省富平县举办了“春青杯”球王争霸赛,在陕西选手李振和(打红球)与山西选手柳和平(打白球)的个人单打决赛中,开局第2轮李振和的③号球轻进一门,在距柳和平的④号球(第1轮进场执行三门阻击任务,恰好压在三门0号位的四线上)10米远的距离上,敢于釜底抽薪,远射轻粘,且一举成功,全场观众立即报以热烈掌声!请问诸位:我们有哪位指挥员敢向你的属下下达这种破釜沉舟的死命令?又有几个人敢于这样打?能够这样打?球王的魅力就在于超乎循常,出手不凡。球王的根基就在于千锤百炼的韧劲儿,扎实深厚的功底。


第四、有良好心态保障。


当今的门球竞技,更加强调和重视心理素质的作用。尤其是势均力敌、旗鼓相当的两支球队比赛,胜不骄败不馁,心态平和、冷静稳定者取胜的概率更高。要说参加比赛,特别是大规模、高规格、上档次的正规赛事,心里不紧张,那是自欺欺人。关键是要看你紧张到什么程度。是自始至终“脑瓜子不转了,手脚不听使唤了”,还是开始有些轻微正常反映,完全可以自控,通过自我调整能迅速进入良好竞技状态。做为一名竞技型门球队员,除要求基础技术好、战术意识强外,心理素质也必须非常过硬。有些同志球打的确实不错,但就是心理素质不行——严重怯场。所以在挑选队员时,我道是主张适当找一些技术上有些小的欠缺,但属于“人来疯”、“天不怕地不怕”、“给点儿阳光就灿烂”的外向、张扬型性格的人。


类似这些问题都属于运动心理学的研究范畴。我国的门球运动要进一步发展提高,应当立即着手加强这方面的工作。球王徐卫国同志在《门球运动心理学培训教程》中有深入浅出、生动具体的论述。所有门球爱好者,特别是那些负使命、带任务、有目标、要名次、争成绩、拿奖杯的竞技型球队,更应认真学习、实践。


门球竞技绝不是一味地击闪冲杀,打、打、打!要想全面上档次,就必须学习探索一些新东西,研究琢磨一些真家伙。人的因素,心理因素的研究和实践,必须提上议事日程,因为它有着不可估量的巨大潜能。


第五、有不同风格特色。


不同的人,不同的地区,不同的球队所运用的门球战术有着不尽相同的风格和特色,这是由指挥员的个人性格、爱好、习惯和球队的整体实力所决定的。有的球队擅长远射强攻,拔钉闯门,猛冲猛打,气势压人,属于粗犷张扬型。有的球队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攻防兼备,无懈可击,属于扎实稳健性。有的球队不动声色,不露端倪,因势应变,见机行事,缜密运作,细腻入微,属于精明老道的灵活应变型。实践证明,凡是训练有素,身经百战,东挡西杀,功勋卓著的竞技球队,都有其不同寻常的做派(队风)和独特风格的打法(战术)。


门球奥妙无穷,门球魅力无限。球是圆的,人是活的,场地是固定的,打法是多变的。技术讲究扎实过硬,战术讲究灵活多变。说一千道一万,技术是战术的前提,没有过硬的技术,不可能有灵活的战术。在当前以及可预见的未来,我们还是得老老实实、认认真真地练好基功


练什么?重点是什么?要让我说,那就是——练好“唰”、“嗖”、“叭”,打遍亚非拉;欧美是小菜儿,更不在话下!(“唰”,指的是擦边奔袭。无论对手怎么狡诈,布球多么贴边靠角,我都能不管远近、无论薄厚、能擦擅跳,“唰!“——的一声似离弦之箭,直抵你的眼前,打你个措手不及。“嗖”,指的是直接闯门、远射强攻。进了一门闯二门,闯过二门占三门,门后有球都打掉,门旁有“钉”就拔除。“叭”,指的是闪带拼杀。无论距离远近,不管角度多刁,定点闪带不放空炮,杆起杆落,一箭双雕。把这几着儿练好、练熟、练过硬,管他什么鼓捣门双和地双,一门留球做文章。我都可以按照“打自己的球,让别人的(球)都出去!”的战略思想和“斩尽杀绝,不留后患”的战术原则,有球就打、见门就过,横扫全场,所向披靡!)。


总之,谈论门球战术,既是一个老课题,又是一个新课题。说老,是指几十年来就是那么几个老套套。但我们还没有真正用好、打好。几乎每场球都留有遗憾,总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说新,是指随着时间的推移,门球战术应当创新、需要创新,必须创新。而无情的现实是,在现有体制、机制、赛制、《规则》、技艺等的桎梏下,创新战术谈何容易!

(来源:中国门球网赵玉书专栏)